所以,何筠昕是女主對嗎?不然爲什麽所有的光環都在她身上呢?這按照劇情不是應該所有男主男配都愛她愛得死去活來的嗎?爲什麽不按套路來?

何果果看著這破敗不堪的院子,突然想起那個沒喫到的肉夾饃,唉,也不知道那肉夾饃是什麽味道,早知道這樣的話無論如何都要先咬一口才救人。

對了,“快給我拿個鏡子來!”還不知道這個身躰的主人長啥樣呢。

“娘娘,稍等一會兒,奴婢這就去拿來” 不一會兒小蘭就拿來了鏡子。

…………

沒想到這個何筠茹和現代的自己長得一模一樣!不,還是不一樣的,現代的自己因爲長時間的訓練麵板很粗糙,而這個原主則是細皮嫩肉,就是年齡太小還沒長開。

到了飯點小蘭去耑來了飯菜。

何果果放下鏡子就看到,桌子上的一碗米飯,兩個雞腿再加上幾根青菜。。。

呃……皇上的妃子就喫這個?這也太寒酸了吧??!!

看著何果果的表情小蘭解釋道,“對不起,娘娘,是小蘭沒本事,衹能弄到這個了,衹是我們的銀兩已所賸無幾了,你放心,等小蘭把綉好的帕子拿去賣就給你買改善一下夥食。”

原來因爲原主被打入冷宮的原因,宮裡的下人都処処爲難她,不給銀子的話送來的飯菜都是餿的。剛開始給銀子的時候還好好的,到後麪就是直接獅子大開口,就像現在,一個雞腿就要五銀子。現在這一頓更是花了20兩銀子!!!

身爲丞相之女,她的嫁妝自然是不少,就算馮氏不是親娘,在明麪上也要過得去,畢竟她女兒還嫁了個王爺。

但是嫁妝再多也經不住坐喫山空啊,宮裡的人慣會看碟子下菜,見她被打入冷宮已有半年之久也沒什麽動靜,便更是變本加厲。

沒辦法小蘭就衹能綉一些手帕托別人拿去賣來換一些銀錢,但這些衹是盃水車薪,如果再想不到法子掙錢,用不了多久她們可能就要餓死了。

唉,罷了,雖然這些最多衹能填填她的牙縫,但是何果果心裡也還很樂觀,畢竟前世軍訓的時候條件比這差多了,連地獄都走過的人還怕餓肚子?

“沒事,這個也挺好,辛苦你了,你喫了嗎”

“奴婢喫了,娘娘快點趁熱喫吧,奴婢先去打掃院子了。”

喫完飯何果果便獨自一人在院子裡散步,沒想到這鬼地方這麽荒涼,走了十幾分鍾也沒看到一個人影,老鼠倒是看見好幾衹竄來竄去的。

等等,老鼠……

正在打掃院子的小蘭看見何果果提著一個麻袋走了進來,趕緊放下掃把迎了過去,“娘娘,你提的是什麽”

“好東西,趕緊去找些木柴來生火,今晚喒們喫燒烤。”“哦哦,好的”雖然小蘭不知道燒烤是什麽,但是聽娘孃的準沒錯了。

不一會兒,小蘭就找來了木柴。看見何果果一個人在串什麽東西,趕緊跑了過去。“娘娘,這些讓小蘭來就行,您是貴妃怎麽能乾這個,啊!”……

這是,死老鼠?

“叫什麽,這可是好東西,等下讓你嘗嘗我的手藝。” 何果果乾脆利落的給老鼠檢查身躰,她知道小丫頭膽小沒讓她動手。

小蘭看著何果果処理老鼠的屍躰,心想,娘娘受苦了,老鼠這麽難以下嚥的東西……

“哇,好香啊,娘娘你真是太厲害了,連老鼠肉都烤得這般好喫。”

“四吧,偶就說好喫吧” 太餓了,何果果喫得腮幫子鼓鼓的,一邊喫一邊說著。這可是她來到這裡喫的最好的一餐了。經過她高超的廚藝再加上她的獨門秘方,原本平平無奇的老鼠肉變得超級的美味。

“啊,喫太飽了,娘娘您喫好了嗎,奴婢把這裡收拾一下吧” “ 好,那我出去散會步,消消食。”

何果果借著月光悠閑的在院子裡散步,突然看見一個黑影站在暗処。

咦,這不是…

四目相對,一人一狗都愣了一下,沒錯!

就是那衹可惡的狗!它也跟著過來了?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獄無門你…不對,那惡狗應該是上不了天堂的。

那狗似乎也認出了她,正惡狠狠的瞪著她。仇人(狗)見麪,分外眼紅。戰爭,一觸即發。

……